首页 > 印象金华 > 发现 > 正文

太平天国金华战争:一段不该遗忘的惨痛历史

提示: 太平天国政权给金华留下了一座举世闻名的侍王府。然而,太平军何时攻占金华,何时离开金华?清政府与太平天国进行了怎样的政权争夺战?战争给当时的金华百姓带来了怎样的创伤?

太平天国政权给金华留下了一座举世闻名的侍王府。然而,太平军何时攻占金华,何时离开金华?清政府与太平天国进行了怎样的政权争夺战?战争给当时的金华百姓带来了怎样的创伤?

太平天国(1851—1864) 历时14年,达到了旧式农民战争的最高峰,不仅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在南方兴起而波及全中国的农民战争,也是世界历史上规模空前的一次农民战争,而且它在新的时代,有新的特点和水平,还开创了中国农民战争不少先例。例如,中国农民起义第一次遭到中外势力共同镇压,利用西方宗教发动起义,反对帝国主义的侵略,并提出了一整套纲领、制度和政策等。

太平天国军队1861年5月28日攻下金华府城,1863年3月2日退出金华城。这是一段惨痛的历史,政权争夺引发的征战,带给平民的是巨大的灾难。本文节选自金华市地方志办公室主任袁朝明所著《太平天国在金华》书稿,一起来回望这段不该遗忘的历史。

太平军占领金华

清道光三十年十二月初十(1851年1月11日),洪秀全集两万余人在广西金田村宣布起义,建号太平天国。咸丰三年二月初十(1853年3月19日)太平军攻克江南重镇江宁(南京)。咸丰六年(1856),太平天国领导集团发生内部分裂的天京事变。次年五月石达开负气率部离京出走。石达开所部石镇吉于咸丰八年由龙游趋遂昌、松阳、处州、宣平、缙云、永康、武义,复经云和、龙泉,出建宁。太平天国战争出现严重危机,被迫从战略进攻转向战略防御。为了扭转形势,洪秀全任命陈玉成、李秀成、李世贤、杨辅清等为各军主将,率军作战,力挽危局。

李世贤,广西藤县大黎乡人,出生于道光十四年(1834),忠王李秀成的堂弟。李世贤1851年参加太平军,1857年升左军主将。次年驻军芜湖,在宁国府湾沚镇(今属宣城)歼灭清浙江提督邓绍良军。1860年与陈玉成等合力消灭清军江南大营,封为侍王雄千岁,爵称“天朝九门御林军忠正京卫军侍王”,是太平天国后期重要将领。

咸丰十一年(1861)春,李世贤统领太平军由皖南进入赣北。三月二十日(4月29日),李世贤率部抵江西玉山,二十四日到达浙江常山县。四月十七日(5月26日)攻占龙游县城,十八日占领汤溪,留裨天义李尚扬、朝将彭禹兰驻守。随即部署兵力,分三路攻打金华:一路从寿昌出发,从北面进攻;一路由江山湖口村出发,经松阳、宣平,从南面进攻;一路由李世贤率主力自龙游、汤溪出发,从西南方向正面进攻。时任清提督张玉良统军6000人驻守兰溪。当太平军前锋进逼金华时,知府王桐前往兰溪向张玉良求救。张玉良率亲兵百人到金华巡视,发现太平军已逼近城郊,慌忙溜回兰溪,知府王桐跟着逃跑。十九日,李世贤部将铲天义刘政宏部打败驻守金华城西通济桥守军,攻克金华府城。浙江巡抚王有龄得知金华失守,即先后派总兵文瑞、米兴朝和副将吴再升领兵救援。二十三日,李世贤遣谭星领兵攻打兰溪,张玉良部军心涣散,败逃严州,谭星部占领兰溪。同日,李世贤率部攻占武义。

五月初五(6月12日),清参将王浮龙领兵反攻兰溪,被谭星部打败,王浮龙被打死。十四日,黄呈忠部占领宣平。同日,清总兵文瑞统领3000人进扎金华孝顺镇,游击曾得胜驻扎五都曹,与当地民团联合,准备围攻金华府城。同日,李世贤部将李仁寿部占领永康。十九日,黄呈忠、范汝增、练业坤合军攻占缙云,次日退出,前往永康,与李仁寿部会师。遂昌、松阳、宣平的太平军也相继前往永康。二十八日,驻扎永康的太平军撤到金华,与李世贤会合。同日,李世贤部将抚天义杨正金部往金华五都曹击溃清游击曾得胜部,曾得胜败逃孝顺镇。三十日,李世贤、杨正金率军占领义乌。六月初八(7月15日),提督张玉良、饶廷选和布政使林福祥等部清军联合反攻兰溪,战斗持续到六月中旬。李世贤闻讯,立即率军自义乌支持兰溪,打退清军反攻。十九日,李世贤率军自兰溪进攻严州府城,打败清副将陈步高、陶占魁和知府李文瀛部,占领严州。浙江巡抚王有龄守严州,命文瑞驻扎浦江、义乌,以防太平军东进宁波、绍兴。七月初四(8月9日),徐朗部太平军进攻浦江,在墩头打败文瑞、况文清军。八月二十三日(9月27日),徐朗率军占领浦江县城。廿六日,李世贤部将崇天义陈荣部在义乌打败总兵米兴朝、副将吴再升部清军,次日乘胜攻克东阳县城。黄呈忠部进驻诸暨牌头。

九月初一(10月4日),忠王李秀成所率大军进入浙江,率部经汤溪、兰溪,北上严州;初十,李秀成、李世贤两军在严州会师。

左宗棠率军反攻

十二月丁丑(1862年1月23日),清政府任命左宗棠为浙江巡抚。同时,调广西按察使蒋益澧等率师支援“围剿”浙江的太平军。左宗棠,湖南湘阴人,出生于嘉庆十七年(1812)。咸丰十年(1860),在太平军攻破江南大营后,左宗棠以四品京堂候补随同钦差大臣、两江总督曾国藩襄办军务。在湖南招募兵勇,组成“楚军”,在江西、安徽与太平军作战。

同治元年(1862)正月十五日(2月13日),左宗棠部清军自安徽婺源、汪口越大镛岭进入浙江。炳天义钟明佳、理天义蓝以道率兵抗击。战斗失利,蓝以道阵亡,钟明佳退走遂安、常山一带。二月初五,侍王李世贤令部将完天安卢有成、福天安黄文政及谭世德、陈老北等,自兰溪、寿昌出兵,会合遂安守将恭天义赖连绣等部太平军,攻打开化。两军大战于遂安杨村附近。太平军将领卢有成、赖连绣阵亡,符天侯罗英被俘。李世贤率领大军出金华,经龙游,进入衢州。在衢州城东南大洲、全旺等处连营数十里布阵抗击阻截清军。五月十六日(6月12日),李世贤返回金华,重新组织兵力,调回攻打温州等地的太平军,加强金华、龙游等地的防御力量,在龙游、汤溪沿江两岸的湖镇、罗埠、游埠一带,龙游西南的石室街、西北的莲花等地构筑营垒。二十四日,天王洪秀全诏令李世贤从速击退左军,巩固浙江阵地,率师回救天京。

六月初七(7月3日),刘典、杨昌溶、杨鼎勋带领清军,与太平军大战于衢州以北的峡口、里黄、外黄、盈川等地,击毁太平军营垒30多座。衢州城南太平军向龙游、汤溪撤退。十五日,李世贤组织太平军从金华、兰溪、严州、淳安分路出击,攻打遂安,直捣清军后路。二十二日,李世贤军屡攻遂安不克,即改变作战方略,率师回金华,调集各路太平军,以金华为重点,以龙游、汤溪、兰溪三城互为犄角,以处州、严州为两翼,组成金处严防线。李世贤派遴天义陈廷香、助天义李国群镇守龙游,忠裨天将李尚扬守汤溪,主将谭星守兰溪,铲天义刘政宏镇守金华;另派原花旗军将领谭富、谭体元分守严州、处州,修城浚壕,构筑工事,准备防御。

七月十六日(8月11日),左宗棠率领刘典、杨芳桂、朱明亮、张声恒、杨鼎勋、李耀南等部进攻龙游。第二天,太平军在龙游湖镇和兰溪游埠的两个据点被清军攻破,骙天义邓积仕和骙天燕廖得书阵亡。十九日,福建总兵秦如虎、林文察,台湾总兵曾元福攻占处州府城及石帆。驻守处州府城和石帆营垒的太平军北撤缙云。二十一日,刘典和杨昌浚领兵攻打龙游,陈廷香率领太平军于龙游青塘、高桥一线反击清军,击退刘典、杨昌浚部。二十二日,福建总兵林文察等领兵攻占缙云。处州、缙云相继失守,太平军金处严防线左翼被清军突破。二十四日,刘典、杨昌浚、李耀南、杨鼎勋率军分路进攻兰溪的太平祝、裘家堰、孟塘等地,太平军顽强抵抗,两军激战数日,相持不下。

八月十五日(9月8日),侍王李世贤命令龙游守将遴天义陈廷香和勘天义李国群等领兵袭击城西圭塘山清军营垒,左宗棠部总兵刘培元、副将陆金城带领清兵力战。三十日,李世贤派忠裨天将李尚扬、楼天义胡明顺等领兵六万,从兰溪永昌、龙游湖镇,分兵两路反击龙游城西刘培元部。左宗棠急忙调崔大光、杨昌浚、屈蟠、王德榜、刘璈等部支援。太平军反击失利,楼天义胡明顺等将领阵亡,李尚扬率军北撤寿昌。闰八月初三(9月26日),李世贤部将崇天义陈荣部从义乌调防到严州,以加强金华右翼重镇严州府的防守力量。次日,殷天义徐朗自浦江移军诸暨。浦江由天将谭星部防守。十四日,驻守兰溪太平祝的太平军调防到裘家堰,结营垒7座,据险驻守。十九日,左宗棠督令蒋益澧、刘典、高连升、朱明亮、刘清亮等部联合攻打裘家堰。太平军奋力抗击,仍抵挡不住清军进攻,元天福万兴仁、捷天福刘茂阵亡,盖天福王得胜被俘。战斗失利后,李世贤将作战部署又一次进行调整,集中主要兵力坚守要点,以保金华。命令天将李尚扬、李永旺、王宗李遇茂、铲天义刘政宏、遴天义陈廷香、勘天义李国群统兵10多万,分守金华、龙游、汤溪等地,由李尚扬统领节制各部坚守,自率秦日采、陈世坤等将领所部7万余人,经分水、于潜回援天京。二十七日,蒋益澧率军进攻汤溪罗埠镇,驻守罗埠镇的太平军守将崇天义李世祥投降清军。罗埠镇失守,驻守湖镇和游埠的太平军被迫撤退,清军总兵崔大光部占领湖镇和游埠。不久,太平军在衢江南岸的各据点先后被清军攻破,龙游、汤溪、兰溪三城的外围据点被清军占领,互为犄角之势的龙游、汤溪、兰溪处于清军包围之中。

九月初二(10月24日),刘典、蒋益澧带领清军从龙游南郊攻打汤溪,被驻守汤溪的太平军击退。初九,谭星率军自兰溪支援汤溪,立营张坑、花园一带。十二日,蒋益澧带领副将刘清亮、何万华及知县杨道治,兵分三路围攻张坑、花园,谭星率太平军奋勇抵抗。次日,刘典、高连升带领所部支援蒋益澧部围攻谭星部,张坑、花园营垒被清军攻破,谭星率军退回兰溪。

十八日,刘培元、杨昌浚、刘璈等领兵猛攻龙游。驻守龙游的陈廷香部伤亡过重,仅存几千人,仍然奋勇作战。驻守城郊的抒天安任方海部被清军团团围住,弹尽粮绝,宁死不降。清军用火弹攻击,击中火药桶燃烧爆炸,任方海等数百名太平军将士阵亡。龙游城里的太平军从东门突击,救出任方海部将士三四十人。太平军奋战五个多小时,击退清军,歼灭其近千人。二十四日,刘典督令副将黄少春、知府朱明亮、知州杨鼎勋领兵进攻兰溪,谭星率领太平军出城迎战。双方在兰溪城外交战数小时,谭星率军退回兰溪城内坚守。

十月初二(11月23日),蒋益澧领兵进攻兰溪,也被谭星部打退。初四,总兵高连升、副将熊建益会同同知康国器所领的闽粤军,再次攻打兰溪 1000 谭星部出城反击失利,殷天义李占魁阵亡。十一月十二日(1863年1月1日),谭富率军自严州支援浦江,左宗棠令魏喻义领兵在严州去浦江的必经之路洋溪附近埋伏。当谭富部到达洋溪时,清军突然发起攻击,谭富部败退。第二天,魏喻义乘机占领严州,谭富败退浦江。至此,李世贤部金处严防线右翼被突破。十六日,从浙东撤退回来的戴王黄呈忠、首王范汝增、梯王练业坤等部抵达金华,并火速支援战斗在汤溪、龙游的李尚扬、陈廷香部。

二十二日,黄呈忠率师进驻汤溪古方,将蒋益澧部打退。二十五日,刘典部清军与谭星部太平军大战于罗埠,谭星部败退回兰溪。十二月初八(1863年1月26日),蒋益澧带领副将何万华部攻打汤溪,李尚扬率领太平军英勇反击,打死何万华。初十,同知刘璈领兵攻打兰溪城西,谭星率领太平军横渡兰江夺取马公嘴,被埋伏在马公嘴附近的刘典部清军打败。十四日,黄呈忠、范汝增、练业坤部太平军联合反击蒋益澧、刘典部清军,打死清游击彭永寿。二十二日,谭星部将张成功带500士兵投降清军。

太平军撤离金华

同治二年(1863)正月初十(2月27日),太平军汤溪守将彭禹兰暗中投降蒋益澧,并与叛徒李世祥密谋计擒李尚扬。可惜李尚扬没有察觉,当彭禹兰给李尚扬出诈降计时,李尚扬欣然同意。当晚,李尚扬留彭禹兰守城,自带部将瀛天义张公庆、喻天义刘明荣、慈天义李加斌等到蒋益澧营垒诈降。蒋益澧伪饰欢迎,设宴款待,饮酒间,将李尚扬等太平军将领8人擒拿。随后,蒋益澧领兵攻打汤溪,叛徒彭禹兰打开西门,引清军入城。太平军将士在失去指挥的情况下,各自为政,拼死杀敌,战斗十分激烈。

第二天,蒋益澧令总兵高连升、知府康国器和副将刘树元、熊建益、刘清亮等领兵大举攻打汤溪。守城的太平军将士被迫弃城突围。汤溪失守后,黄呈忠、范汝增、练业坤也放弃古方、开化村营垒,向东北撤退。

十二日,驻守龙游的太平军将领垒天燕张可成等也叛降清军。陈廷香、李国群率军撤出龙游县城。龙游被刘培元、王德榜部清军占领。蒋益澧、高连升、崔大元、康国器、杨昌浚等部清军分途追击陈廷香、李国群部太平军。在汤溪白龙桥附近激战中,陈廷香不幸阵亡,李国群等将领被俘。同日,谭星率军撤出兰溪,东退浦江。刘典、黄少春、李耀南部清军占领兰溪。

十三日,黄呈忠、范汝增、练业坤率军撤退至诸暨。驻守金华的铲天义刘政宏也率领所部太平军弃城撤退,高连升部清军占领金华府城。清军占领金华府城后不久,武义、永康、东阳、义乌、浦江等地太平军相继向北撤退,谭星部走桐庐,过于潜、昌化,退到皖南。黄呈忠、范汝增、练业坤等部在富阳附近渡江,过杭州,转援天京。浙西、浙中各府、县城均由清军占领。

战争带给金华的创伤

1841—1849年间,各族农民起义即达110次之多。[ 《中国共产党历史》第一卷第11页,中共党史出版社2002年9月版]金华府属民众与官府的斗争也时有发生。1854年至1858年,武义陈老三农民起义。1860年,东阳县湖溪程坊程本达聚众三千余进袭县城。太平天国农民革命运动席卷18个省,攻克600多座城市,历时14年。官逼民反,太平天国起义是历史发展的潮流。

太平军从1861年5月28日占领金华府城到1863年3月2日退出,在金华时间不到两年,而侍王府建设却方兴未艾。“九月起造侍王府,按照门牌丁口派抽民夫,或十日或半个月进城一换,轮流替役,各自备带口粮。”[ 《九龙塘方氏宗谱·兵燹志略》]所存资 5cb1 显示,太平天国领导人追求权贵享乐,依然是王朝观念。在农村,没有真正动员农民,实行《天朝田亩制度》。初时,太平军供给采取“打先锋”“写大捐”等方式勒令地主豪绅出钱出物,对百姓采取摊派筹集,同时在交通要道设局收税。按照原有土地田亩征收田赋,还是清政府的做法。太平天国在金华的实践,说明天国信仰得不到普及,理想的制度没有落实,农民没有得到实惠,反而因为战争承受沉重的负担。

太平天国战争前后的金华人口没有留下统计数据。左宗棠奏稿称,“通计浙东八府,惟宁波、温州尚称完善,绍兴次之,台州又次之,至金华、衢州、严州、处州等处孑遗之民,则不及从前二十分之一矣。”秦簧在《光绪兰溪县志》序中说:“咸、同之间,历洪杨大劫,民人存者仅十之三。”曹树基、李玉尚研究成果认为,金华府1858年人口为308.2万人,1865年为185万人。[曹树基 李玉尚《太平天国战争对浙江人口的影响》,《复旦学报》2000年第5期]太平天国金华战争十分激烈,双方伤亡惨重。一般来说,失败一方更甚。

清军及平民被太平军杀害者后来做过一些调查,留有《浙江忠义录》《金华咸丰忠义录》等资料。金华旧志也有一些记载,《光绪兰溪县志》卷八“兵燹”所列殉难名录1500人内,《光绪金华县志》志末录有618人。按照记录和研究成果分析,战争中人口减少的主要原因是躲避战乱外逃他乡和战后疫情爆发。《光绪兰溪县志》记载,“疫作,时有偏体溃烂者,局中制药丸施济,稍救十之一二,而死者犹日以百计”“十月府试,寒甚,士无棉有冻死者”。 [《光绪兰溪县志》卷八,善后记略]《光绪金华县志》记载,“至五六月间,疫气流行,死亡枕藉”。[ 《光绪金华县志》卷十四,武备·兵燹]民团有滥杀无辜的习性,他们不光截杀溃兵游勇,同样也杀良劫财。尽管民团究竟杀了多少人无从统计,但是记录还是可见一斑。兰溪知县密云要求民团“有事相应援,无事各归业,如土匪窃发,格杀勿论”。[《光绪兰溪县志》卷八·民团记略]民团日常管理松懈,缺乏严格军事训练,组织松散,纪律败坏,加有知县的这句话,滥杀无辜便有籍口。

“咸丰十年,有客民过境,夜宿东江桥,某绅指为奸细,捕杀二十三人,闻者冤之。”[黄侗《义乌兵事纪略》·民国]“金华府属办团练者,推金、兰二县……后则村董内良萎不齐,于是施家滩等处,藉盘查奸细为名,杀人夺货,行旅视为畏途。” [陈其元《庸闲斋笔记》·清]

清军“由兰溪过金华以入缙云,一路掳掠,至铅锡场,乡团大呼贼至,仁勇狂奔,遂拾其器械以杀之,并夺其辎重,将官死者马姓秦姓唐姓,勇之得免者不过十之二三,遂不能军……周天受之兵扎金华城,悉占民房。五月十三日,买牛祭关圣,不给价于民,团民哄入,周镇出令肆杀,歼民团数十人,途与民不协”。“其时缪道派营弁一员,携兵五人,持令催油烛,道过兰溪,兰溪民团毁其文折其箭悉数杀之。”“张玉良援金华不力,二十日退至兰溪……团与兵斗,张兵败乃逃归严州。”[许瑶光《谈浙》·清]

清军更是凶残。“又接上游兰溪告警文书,官兵与百姓互相仇杀。”[段光清《镜湖自撰年谱》·清]张玉良“然其勇大率骄悍,掳掠不可制,营官亦无如之何,商民怨之切齿”。“五月初三,张玉良率兵由严州进兰溪,欲报民团之仇,纵部曲掳民财,团民杀之,遂下令肆杀,老弱妇女无一得免者,既杀其人,又纵火焚其屋,七十里皆灰烬。”“三衢被难,士民舟居兰溪下游者,同时杀其人,掳其财,踞其舟以千百计。金华知府程兆纶激楫往救,乱兵戕其幕友,血染程衣。”“是斗也,漂尸如木秭被江而下,由童子滩入七里泷,出富春江以至钱塘螺蛳埠,飘红惨碧。”[陈其元《庸闲斋笔记》·清]

在围剿太平军的战斗中,兰溪民团与张玉良率领的清兵配合失当,互起矛盾。随后,张玉良部清兵举起屠刀不分青红皂白,砍向民团和商民。“张帅自金华败退,溃兵过此,愤其从前之阻梗,登岸焚杀,两岸十余里,靡有孑遗。”[陈其元《庸闲斋笔记》·清]“自金华陷后,时有官军驻防,尝筑垒于湖清门外里许之上花园。兵无纪律,时出骚扰,民恒苦之。”“张提督玉良威望素着。自金陵败回后,军心日涣,屯兰溪与民团积衅相仇杀。退次严州,无何,兰溪陷。张军修前郄,袭民团,女埠上下七十里焚毁迨尽,诸避贼者千余艘同被杀掠。”[朱凤毛《书金华咸同间兵事》;黄侗《义乌兵事纪略》·民国]叛将李世祥勾结汤溪守将彭禹兰,出卖李尚扬。李等八人中计被俘,叛将彭禹兰打开汤溪城门引清军入城。城内太平军拒降,暗掘隧道,进行巷战,清军屠杀军民9000余人。[《金华市志》,浙江人民出版社1992年3月版,第307、308页]从这些资料看,清军杀害平民更甚。

回望历史,感慨万千

国泰民方安,民富国才强

来源: 作者: 责任编辑:苏宣萌
关键词: 太平天国 金华 战争 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