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8d
1e
f0
3 118
699
首页 > 新闻 > 实时播报 > 原创新闻 > 正文

【暖新闻】养老护理员孙连琴:金华太温暖,我要留下来报恩

6万多斤椪柑5天卖光,爱让滞销果变成抢手货

        

金华新闻客户端1月11日消息  金华日报记者 陈丽媛

“感谢你们,真的感谢你们。”1月10日下午,在东孝街道敬老院(慈济老年康复院),孙连琴抹着眼泪不断地重复“谢谢”二字,一旁的手机不断响起,电话那头是一个个要向她买椪柑的陌生人。

上周,我们报道了养老护理员孙连琴一家急需用滞销椪柑换钱救弟的新闻后,近300名(家)市民、企业、协会立刻行动了起来,短短5天时间,这些可爱的金华人不仅买完了小孙阿姨和她弟弟孙国华家种的5万斤椪柑,连加送过来的她大姐家的1万多斤椪柑都抢光了。6万多元爱心款目前都已交到躺在龙游县人民医院的孙国华手中,暂时缓解了他家的经济压力。

直到现在,孙连琴还不敢相信,家里那一堆堆小山般的果子竟然这么快就卖完了。“金华这座城市真温暖,金华人太善良了,我不知道怎么报答你们。”这几天,除了弟弟的病情,孙连琴就在想着“报恩”的事。本来打算回家过年的她说,今年春节不休息了,除了回家陪弟弟吃顿年夜饭,剩下的时间她都会在金华这座温暖的城市里“报恩”。

滞销果农年年有,为什么大家要帮她

几乎每年都有滞销助农的新闻,以至于有电商平台以此为噱头促销,前不久还被众多媒体批评“悲情牌不应泛滥”。孙连琴家的困难会因此被忽略吗?上周六记者发稿时,心里也没底。事实证明,2018年11月被本报报道过的这个护理员感动了很多金华人,所以看到她这次的难处,不仅数百人慷慨解囊,还有几十名志愿者不辞辛劳地为椪柑的销售保驾护航。

10日下午16时左右,在金东区宋濂路上的一家太极武术馆里,记者与前来买椪柑的金世治夫妻撞了个正着。他们正在将600斤椪柑装进私家车里,装果子的木框放不下,他们索性就直接倒进了后备箱和后排座位上。“小孙阿姨的这些椪柑,我们一定要买,自己家吃不完,等下就往亲戚家送去。”金世治说,他的父母都由孙连琴护理过,前前后后加起来已经超过7年了。“小孙阿姨工作认真仔细,不怕苦、不怕累,就像自己的亲人一样。老人身上清清爽爽,心理也很依赖她。”说起孙连琴,金世治既感激又佩服,他说80多岁的父亲以前是个“老烟枪”,一天至少抽两包烟。家人劝他戒烟都没用,只能看着他一边吞云吐雾一边被痰堵得难受。没想到,在孙连琴的软硬兼施下,老人竟然成功戒烟,而且躺在床上一年多后还能下地走动了。

东孝街道敬老院(慈济老年康复院)的副院长陈桂玫这周基本上都跟着爱心椪柑奔波在市区各地,忙着卸货、联络、送货,好几天都忙到22点多才到家。“孙阿姨善良、淳朴,工作踏踏实实。我们很多同时看着她为弟弟的病情吃不下、睡不着,都挺难过的。这几天确实挺累,但能帮她一把我心里很高兴。”

公益组织“幸福家人”的志愿者钱坤说,卖椪柑的5天里,每天都有6名志愿者在卸货地点,帮忙搬运、收钱、送货。天气一直在下雨,气温也偏低,忙里忙外的他们却热得要脱外套。“两个月前,我们就去小孙阿姨家帮忙摘过椪柑,接触下来,他们的勤劳和朴实让我们感动。我们也不想让自己摘下来的果子滞销腐烂,因此每个人都认购了一些,而且还放下年底忙碌的工作来帮忙了。”钱坤也多次被来买椪柑的热心人感动了。他说献爱心的人很多,微信群里每天就能接到30多笔订单,还有不少人是打孙阿姨的电话订购的。很多人早早就等在卸货地点,自发排队,队伍很长,却不嘈杂。没有人挑选,也没有人要求称重,很多人还不要找零。“有人买了90元,扫码就付100元。有人给了1000元,却只拿走500斤椪柑。有人认可我们,现场加入我们当起了志愿者。有人觉得我们做的事有意义,把电话告诉我们,让我们如果碰到困难老人需要捐赠就与她联系。”椪柑越买越快,最后一天时,上万斤的一车果子,40分钟就被买完了。

金世治、陈桂玫、钱坤都说,在这场爱心接力中,他们都感受到了温暖和快乐:孙阿姨值得帮!

全家不计成本要救的弟弟是个怎样的人

龙游县人民医院消化血液科的叶小锋是孙国华的主治医生,1月10日上午,他向记者介绍了孙国华的病情。他说,2017年3月,45岁的孙国华因胃痛难忍入院,被查出消化道肿瘤,已经进入第三期。在省肿瘤医院接受手术后,他又被查出癌细胞转移到胸腹部,54组淋巴结里有49组发生转移。“实话说,孙国华的情况不乐观,省里有专家说像他这样的情况能存活2年已经算理想了。”叶小锋说,他们家里人依然想法设法地努力为他延续生命,能用的治疗方法几乎都用上了。孙家人还想试试一种新药,一个疗程需要2万元左右,还不能医保报销,经济压力确实挺大的。”

就在爱心椪柑快卖完的时候,孙连琴接到了姐姐从医院中打来的电话:“弟弟又吐了!”原来,因为接受肿瘤免疫治疗后,孙国华出现了肠梗阻伴有黏连的情况,状态又不太好了。刚刚因为椪柑的事有点喜悦的孙连琴又急哭了。她说弟弟忠厚、老实、勤劳、孝顺,命运不应该如此残酷。孙家有兄弟姐妹5人,孙国华最小,他的治疗费已经花了40多万元,孙连琴出了近8万元,大哥大姐出得比她还要多。孙连琴说,在救弟弟这件事上,姐姐、姐夫、哥哥、嫂子、她和丈夫都很齐心。“爸爸妈妈临终前让我们兄弟姐妹一定要团结互助,钱没了可以再挣,要是人没了……”孙连琴说,现在村里很多人羡慕他弟弟有哥哥姐姐的大力帮助,但是他们这些哥哥姐姐其实都觉得对弟弟有亏欠。

“我们好多年前就忙着出来赚钱,一年到头很少回家。父母一直都是弟弟在照顾。”孙连琴说,弟弟从来没有怪过他们把重担交给自己,“他们没时间外出打工,条件就差一些,但我们说让他少出些赡养费的时候,他说什么都不肯。”孙连琴的父母已经去世好几年了,孙父去世前中风瘫痪在床6个多月,弟弟为了方便照顾,跟他睡在同一张床上。孙母身体一直不太好,去世前的7年里都是弟弟在照顾。“一直以来,他都是默默地付出,除了帮我们孝顺父母,还要帮我们照看老家的房子。”

想起忠厚的弟弟,孙连琴的泪水止不住地流:“他前几天还跟我说要放弃治疗,说欠哥哥姐姐太多了还不了。”这让孙连琴想起妈妈的教导:不要亏欠别人。弟弟一直都记得!“他哭着说‘我也想活下去,我的孩子还那么小,但我不能拖累你们了’。怎么能说是拖累呢?做兄弟姐妹是多少辈子修来的缘分,我当时就告诉他‘不用还,我们只要有一口吃的,你就不会饿肚子’。”孙连琴说,他们全家人都统一要不计成本地让弟弟活得久一些,正在想办法把弟弟转到医疗条件更好的金华市中心医院治疗。在孙连琴的动员下,姐姐、哥哥都准备来金华当养老护理员。“姐夫已经来工作了一段时间,他很细心,学东西又快,很多老人喜欢他。我们要一起多挣点钱给弟弟看病。”

爱心椪柑卖完了,一声声感谢说不完

爱心椪柑卖完了,孙连琴的心事还有不少。除了弟弟的病情,她还想着金华的好心人。

椪柑卖得快,孙连琴心里高兴也别扭。卖之前,记者问她定价,她说1元钱一斤,没想到运费很贵,而且一路颠簸压坏了不少果子,算下来需要1.3元一斤。她觉得不好意思。

装椪柑的袋子不够用了,购买得多就需要木框箱子装,但要带走木框箱子,又得多付5元钱。她觉得不好意思。

按照她的预期,今年天气不错,家里的椪柑应该水分足、糖分高,但是因为忙得没时间回家照料,果园旁的水田干涸了,影响了附近几棵树果实的口感。“那两棵树上的椪柑,可能会比较酸。”孙连琴想对买到这些酸果子的爱心人士做些补偿,但问了好几个人都被拒绝了。

卖椪柑时,孙连琴一直在敬老院照顾老人,只能通过手机关注进展。她说,有200多个陌生人加了她的微信买椪柑,每一个都很热情善良,很多人还提出让她加价销售。在微信群里看到素不相识的“源源妈妈”带着全家帮她在江滨小区买了一天椪柑,还帮忙送货,她过意不去。

看到“信姐”在医院里一边照顾父亲,一边时刻关注爱心微信群,帮她协调、收钱、送货,她过意不去。

看到志愿者微信群里深夜十一二点还在谈论着第二天买椪柑的安排,有人甚至忙得连饭都没顾上吃,她过意不去。

还有“小柏爸爸”“孝顺”“浪哥”“xk”等热心网友不仅发动朋友圈购买椪柑,还为孙连琴卖椪柑出谋划策,联系卸货地点,主动帮忙搬运、销售、分发、统计。炜达篮球馆的工作人员买了500斤椪柑,却非要给一倍的钱,还为第一天的卸货和销售提供了场地。宋濂路太极拳馆的工作人员不仅提供了卸货储存的地点,还冒着大雨帮助志愿者搬货,晚上还留守管理,等待在网上订购椪柑的人来拿货。这些可爱的叔叔阿姨用推车装上椪柑在附近的金都美地社区里一边送货一边吆喝:“快来帮帮这位有爱心的护理员,椪柑卖了救弟弟!”……

“金华人真的太让我感动了,谢谢,谢谢,谢谢……”一个多小时的采访,孙连琴说了无数声谢谢。她说很多人都说她对老人有爱心,她自己并不觉得:“我只是喜欢这份工作,觉得这么干很踏实。我没有别的本事报答大家,就努力把工作做得更好吧。”今年春节,远嫁到安徽的女儿回龙游了,弟弟又病重,孙连琴一家本来是要回家过年的。“我们决定不回去了,敬老院里缺人手,我会的东西多,医生护士休息的时候,还能帮忙处理些突发情况。”

孙连琴还想到一个“报答计划”:“我一般下午会空些,到时候让家人帮忙顾一下我那些老人,我可以每天抽出两个小时,免费护理老人。买过我家椪柑的金华人,家里有需要照顾的老人的,都可以打我电话,我可以提供咨询建议,也可以帮老人擦身、洗澡、吸痰。”这个朴实的护理员说出这番话的时候非常流畅,不像她平时的短句话风,因为这个想法已经放在她心里好几天了。

来源: 作者: 责任编辑:
关键词: 护理员 金华 养老 我要 新闻
79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