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8d
1e
f0
3 119
52b
首页 > 情感 > 正文

不将就,会不会此生无依

提示: “我很纠结,不知该就此放手,还是硬着头皮继续凑合……毕竟,他很可能是我遇到的最后一个外部条件跟我还算匹配的男人。”电话里,读者妞妞的声音带着明显的哭腔。

“我很纠结,不知该就此放手,还是硬着头皮继续凑合……毕竟,他很可能是我遇到的最后一个外部条件跟我还算匹配的男人。”电话里,读者妞妞的声音带着明显的哭腔。

34岁的妞妞,名校硕士,有海外工作经历,有一份让很多人羡慕的工作,却在经历了几次情感挫败之后,在恨嫁的年龄依然找不到一个可以依靠的臂弯。

“有时候,真想眼一闭心一横,把自己嫁了,可已经寻寻觅觅到现在,实在不想将就。明年我就35岁了,好怕放弃这一个,自己会落得孤老终生的下场……”

象牙塔里,有过两段淡淡的情愫

从小,我就是众人口中那个“别人家的孩子”,聪明伶俐学业优秀。我是父母的独生女儿,个子小巧却自视甚高,因为理科成绩一直遥遥领先,被很多女孩嫉妒男孩忌惮。高考我顺利进入名牌大学,然后又进另一所名校读研,学校和职场上,没有什么考试能够难倒我,然而在情场上,我这个理科女却屡战屡败……

因为月份小,情商又低,直到大三我才情窦初开。那时,放眼一看,要好的闺蜜、同学都恋爱了,只剩我傻傻地跟男生飙学分比网络游戏段位。

第一个触动我心弦的,是外出参加比赛时遇到的一个外校男生小智(化名)。他高我一届,长得高高帅帅,还有一副磁性的嗓音,听得我心乱如麻。正式比赛前的集训期间,我们会在食堂和教室外神侃。因为迷恋同一款网游,我们有很多共同语言,分开后还会在QQ里聊个不停,有时还会组队作战。我不是扭捏的女孩,感觉对了就主动开口。而他,几乎瞬间作出回应:“嗨,哥们,我一直拿你当好兄弟。”初入情场,首次告白就这样铩羽而归。我不明白,白皙秀气、娇小玲珑的我,怎么会被他视为兄弟。

考研面试时,在学校附近的快捷酒店认识了小顾(化名)。他不爱说话,可很会照顾人,偶尔说一句却能触动我心怀,有时我甚至怀疑他眼里是不是有一个探测仪,可以随时扫描我的脑电波和心电图。我们如此默契,如此心领神会,应该就是传说中的相知相契了吧?后来,小顾去北京读研,我去了上海,仍会在QQ里聊几句学业、人生,有节日问候,也有浅淡的嘘寒问暖。那年我22岁,以为自己可以像个大人一样好好谈一场恋爱了,可小顾没有更进一步表示,于是我又表白了。小顾发来一串惊愕的表情,说如果他的言行让我产生误会,他很抱歉。他一直当我是个天真无邪的小妹妹,而且他已经有女朋友了,在北京上大学。好吧,这份淡淡情愫也只是我的一厢情愿,好歹小顾是把我当女孩看了。

痴恋4年,分道扬镳永失所爱

研一下学期,我真真正正地恋爱了,和我研究生同学的哥哥阿宽(化名)。和阿宽的相识,源于他借出差之机来学校看弟弟,找到我们的教学楼后,他向我打听在哪儿可以找到他弟弟。阿宽有着小智那样好听的嗓音,还有小顾那样的内敛与细致。为了谢我带他找到弟弟,他从给弟弟带的物品中挑出一盒巧克力送给我,还请我和他弟弟一起吃饭。

当时,只是觉得跟阿宽一起很舒服,很妥帖。加了他QQ之后,我在他的QQ空间里看到了他的温情、阳光和充沛活力。我们在QQ上有了很多互动,读研的闲暇时间,我都拿来跟阿宽聊QQ或者视频了。

一次,因为导师行事不公平,我找阿宽哭诉。那晚,我们从半夜聊到黎明,我在电脑屏幕前委屈地诉说,话到伤心处不免痛哭流涕。阿宽安慰我许久,最后温柔地叫我先睡一觉,醒来之后事就过去了。下线之后,我蒙头大睡,迷糊中,有人敲门,一看手机,已是次日中午12点多。打开门,我看到阿宽,他从深圳坐飞机到上海,还特地在学校门口的饭店打包了我爱吃的饭菜……

一切都在不言中,我们的恋情开始了。两年多的异地,这份刻骨铭心的爱情借着网络潜滋暗长。毕业后,我毫不犹豫地去了深圳,投入阿宽的怀抱。

初入职场,身在异乡,有太多太多的事情需要去适应和面对,阿宽给了我很多的陪伴和帮助,可由于情商超低、个性强硬,初出象牙塔的我依然碰得头破血流。因为幼稚和对阿宽的过度依赖,我高估了阿宽的承受力和忍耐力……在深圳一年半的时间,我耗尽了阿宽对我所有的爱与宽容,最后因为一个试图走近阿宽的女孩出现,我决绝地离开了阿宽。

而今回首,发现一切都源于自己的作,自己的不懂事。可是往事已经不堪回首,在我离开深圳两年后,阿宽成了别人的丈夫,我永失所爱。

异国之恋,尚未开始就已结束

决定离开阿宽时,我接受了一份新的工作合约,去了日本。

我是带着疗伤的心态去的。到了日本,我玩命地工作,有空就到处游走,不让自己有时间去审视那些伤痛。平日里,我忽略自己的年龄,没心没肺地活着,甚至有时候还真觉得一切伤痛都已抚平,我还是个开开心心的傻小孩。父母虽然担心我的婚事,可我从小就恃宠而骄,又相距遥远鞭长莫及,他们也奈何我不得。

在日本工作了快5年,我渐渐学会了和同事平和、友善、疏淡地相处。其间,有一个男同事藤原一直对我很好,每次出差、休假都会给我带小礼物,常常约我和另外的同事一起去居酒屋喝酒聊天,还带我和另外两个同事去他家过春分节,吃他妈妈亲手做的传统食品。身边要好的同事都说他喜欢我,他也婉转地表达过对我的喜欢,但因为我没有任何回应,他也没有进一步地表白。有同事劝我接受他,说异国婚姻没什么不好,而且我也挺适应日本公司的工作节奏,以后可以考虑留在日本生活,或者跟他一起回中国发展。对此,我也考虑过,可总觉得有点膈应。

31岁生日之前,跟父母在电话里试探性地聊起藤原,一向对我听之任之的父母异口同声地反对。此路不通,我开始考虑回国,各种投简历。

寻寻觅觅,难以相知更难相容

2016年底,我回国了。一堆offer中挑挑拣拣,最后还是选了深圳一所高校,主要是出于自己专业发展的考虑,也怕离金华太近,父母会有太多关爱(干预)。

回国后,身为“齐天大剩”的我被亲友和同事安排了不少相亲,有在深圳发展的金华人,也有深圳本地人和新深圳人。在深圳,超级“剩女”的感觉更甚,因为年龄、学历相当的男人都有着广阔的挑选空间,而我唯一的优势是长相显小,所有亲友都跟相亲对象说:“你看,我们妞妞看上去是不是像刚出校门的小姑娘?”可再显小,我也只是个看着像小姑娘的老姑娘。一路相亲过来,大多只有一面之缘。难得可以再约的,都在二面三面否掉了。职场中风光无限的我,在婚恋场中毫无优势。

去年9月,朋友介绍我与英国留学回来的陆杰(化名)相识。他比我大1岁,在一家外企做中层管理人员。见了这么多人,他是唯一跟我年龄相当、学历匹配,还愿意跟我进一步交往的男人。相识一年多,我们见面不过8次,在微信里有一句没一句尬聊的时候居多。我想,他和我一样,都对这段感情心存疑虑,或许他还同时在与其他女孩交往吧,我只是选项之一。而我,也是一边跟他淡淡交往着,一边也见见新的相亲对象。

今年8月下旬,陆杰约我去大鹏半岛玩,说去那里住两天。那段时间,因为父母在深圳,想帮我在郊区地铁边上买一套房子,天天在跑楼盘,所以我婉拒了。陆杰觉得我矫情,有点不高兴,于是我们近一个月没有任何联系。

买房之后,我天天在网上看装修案例,盘算着怎么装扮自己未来的家,也没有理会陆杰。9月24日,陆杰突然发消息问我,是否还想去大鹏半岛玩,我回复说“可以啊”。可接下来,陆杰又无声无息了。我有点生气,既然要出去玩,就该告知我时间和行程安排,他没有下文,我也不好上赶着追问。9月27日,陆杰又在微信里问我:“去吗?”我沉吟了一下,回复“去”,可他还是没发详细日程安排给我。既然打算去住两天,那就意味着我们的关系要有所突破,可他不细说,算什么意思?28日晚上,我忍不住给他发了一条微信,让他告知具体日程安排,我好安排工作和交通方式。没想到,他打了一个电话过来,说我说话怎么这么生硬,还说他如果不是努力克制,早就发火了。我直接挂断电话,不想再理这个人。

国庆节,大鹏半岛没去成,我以为我跟陆杰到此为止了。没想到,长假最后一天,他打电话约我吃饭,在学校门口一家咖啡厅等我。就这样,我们继续交往,比之前还密集了些。可交往中,我发现陆杰脾气很爆,好几次因为一点小事发火,而且我也看出他是在努力克制了。凭直觉,如果跟陆杰一起生活,争吵冷战难以避免,没准他还有暴力倾向。是将就着一起朝前走,还是果断放弃?我相信,他对我的喜欢远远不到爱的程度,而我何尝不是仅仅将他视作一个看上去还算般配的结婚对象?

不止一次想要放弃他,可这一年来遇见的相亲对象又每况愈下,我怕之后连陆杰这样的适婚对象都遇不上,就只能孤老一生了。好彷徨,我该怎办?

如你所说,你们之间根本没有爱,只是看上去般配的适婚对象而已,就算放弃有啥可惜?就算孤老一生,也强过陪着一个炸药桶过一生。人生有很多抉择,做任何抉择的首要前提是珍爱自己,珍爱生命。否则,轻则覆水难收,重则万劫不复。欢迎读者朋友拨打浓情叙事热线83186292或登录“悠悠的浓情叙事”空间 http://125059335.qzone.qq.com,发表你的意见和见解,讲述你的幸福或者悲欢。

来源: 作者: 责任编辑:苏宣萌
79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