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8d
1e
f0
620
首页 > 浙中新报 > 五版 > 正文

17份“老物件”展现义乌百年商业史

从佛堂丁氏家族商业原始资料觅早期义商足迹及当时商贸文化发展

记者 王志坚

“十一”长假,由义乌市博物馆、含晖轩共同主办的“为商之道——含晖轩藏近代商业史料展”吸引了众多市民围观。展览共分“中国商业之父”盛宣怀档案、佛堂丁氏家族文书、金华老字号“祝裕隆”家族档案文书、“新安会馆”徽商文书、晋商史料、中华“老字号”遗存等六个篇章,展出藏品包括账册、量斗、票据、招牌、契约合同等100余件。

其中,义乌佛堂丁光银家族档案文书、兰溪百年老字号“祝裕隆”祝氏家族档案文书尤其令人关注。从佛堂丁氏家族留下的诸多商业原始资料,可见早期义乌“商脉”及商贸文化发展情况;从兰溪“祝裕隆”留存档案,可探“金华商道”及婺商之渊源。

17份“老物件” 展现义乌百年商业史

佛堂丁氏家族文书档案展台,共展出了17份早期丁氏家族留存的商业原始资料。包括:中华民国二十二年(1933年)九月丁光银在杭州购置房产的契约合同、民国六年(1917年)丁光银在兰溪购置房产的契约合同及纳税凭证、民国四年(1915年)九月丁光银家族购置房产的契约合同及纳税凭证、民国五年(1916年)六月丁光照与卖方郑家签定的房产《买契》、民国五年(1916年)九月丁光照与卖方郑洧卿签定的房产《买契》、民国十九年(1930年)二月丁志垚将房产出典卖于堂叔丁发枝的《典契》及纳税凭证、民国二十六年(1937年)六月丁氏家族购置杭州城区和合桥直街的房产的契约合同及相关纳税凭证、民国三十年(1941年)四月丁氏家族购置兰溪县城中镇七坊白塔巷的房产的契约合同及相关纳税凭证、民国时期带印花税票的金华法院不动产登记申请书、中华民国民事状纳税凭证等。

其中,一份盖有两个大印章和一个小印章的“经商通行证”引起了众人关注——这是佛堂丁氏家族子弟十七岁去丽水经商,国民党云黄乡公所为其出行发出的通行证。据悉,展出的这份民国时期经商通行证,是义乌目前发现最早的经商通行证。

一张编号为653号的“中华民国国民身份证”也很耐人寻味,证件颁发日期为中华民国三十七年(1948年)4月。持证人丁丰成,男,民国十六年6月6日出生,住址为佛堂寺前街。

一张民国时期发行的印花税票上,密密麻麻的100个红色图案整齐排列着。写在印花税票纸背面的一份投机倒把口供记录,引起了很多人的兴趣。据称,这是那个特殊时代的一份特殊印记。记录时间为1952年,大意是一个姓叶的商人把丁氏家族的一批货物违规倒卖给了他人。

一份元绪元年的民间标会会单,同样让人觉得好奇。上面列了很多人的名字,还有具体捐款数额。据悉,民间标会是我国民间一种十分古老的信用互助形式,普通百姓如遇结婚、生病、盖房等急需用款时,大家互相帮助且互利互惠。国外学术界称之为轮转储蓄与信贷协会,是一种古代重要的非正式金融制度。

一份冯广顺菜馆的赁札手折,讲述了义乌人在兰溪开饭馆的那段历史。民国时期在兰溪开饭馆的大多是义乌人,其中佛堂人开的冯广顺菜馆是当时兰溪最大的饭馆。

一本佛堂丁氏家族族谱,也记录了大量的商业信息。族谱中的一张地图很清楚地标示了双林寺的原位置,族谱中还有当时的双林寺僧与丁氏家族的土地买卖情况记载。

中华民国十九年(1930年)二月,丁氏家族购置房产的一份契约合同,折射出佛堂镇寺前街村是一个历史文化积淀十分深厚的村子。寺前街村的“仁和堂”是清乾隆年间由丁立魁所建,占地面积881平方米,距今已有270余年,现为义乌市文物保护单位。

“一代巨贾”丁光银 诚信佳话留传甚广

佛堂古镇因水运码头而兴,明清以来一直是义乌的商业重镇。《义乌县志》记载的一代巨贾名商丁光银就是佛堂人,丁氏家族的契约、赁札及文书遗存,庶几也可反映义乌的百年商业史。

历史上的义商是怎样的?丁光银的故事可见一斑。作为清末民初时期义乌的一代巨贾名商,丁光银当年的诚信佳话留传甚广。在义乌海洋酒店陈列的义乌商业文化陶塑中,就有主题为《光银运米》的陶塑作品,讲述的就是丁光银托运白米苦等货主的故事。

丁光银年少时随撑乌篷船的父母前往兰溪,后来接替父亲在兰江上撑乌篷船。由于他头脑灵活,给商人们运货时会替对方考虑,善于与厘卡(当时的征税机构)周旋,深得火腿行商人蔡源发等人的赏识,举荐他为“驾长”。一些货主信得过丁光银,由他运货往往不随货同行。清光绪三十三年的一天,严州的一位周姓粮商找丁光银托运200担白米。周姓粮商说,这些米是运往临浦(今萧山辖区)的,他三天后到那里取货。但是货运到临浦后,丁光银迟迟不见周姓粮商出现,于是他把载着大米的货船停在临浦埠头,在半年当中一直打听周姓粮商的消息。因船难以卸货,不能接货返航,丁光银的生活难以为继……眼看白米要霉变了,才不得已予以出售,得到售货款后,他给临浦多家米行老板留下地址,并告之如遇到周姓老板可让他随时来取款。

丁光银成为一代巨贾后,不仅在兰溪、香港开了火腿行,还在杭州、上海从事房地产业。他不仅重承诺、守信用,而且以义为重,义利并举,他的诚信之举常在商界和民间传为佳话。

为研究义乌“商脉” 提供了宝贵历史资料

“义乌生存空间狭小、土地资源贫乏,但义乌人用小小拨浪鼓摇出了大市场,叩开了致富路,义乌应该是有‘商脉’的。”展览主办方有关负责人认为,义乌发展如此迅猛,除了改革开放政策等因素外,一定还有其他更深层次的原因。因为一个地区如果在某个方面大大超越了其他地区,往往有其人文历史或地理环境方面的脉络可寻,就像绍兴、苏州等处的“文脉”一样。现场展出的佛堂丁氏家族在百年经商过程中形成的各种契据和土地买卖等商业原始资料,就是义乌“商脉”的一部分,为后人研究义乌“商脉”提供了宝贵的历史资料。

该负责人表示,对义乌几百年来的商业历史而言,佛堂丁氏家族的经商通行证、家谱和土地买卖契据文书虽只是沧海一粟,但这些档案文书对义乌早期工商业历史研究有重要的研究价值,为研究早期义商、义乌历代“商脉”及义乌商业文化提供了有力证据,让后人能从中悟出前人商业文化的博大精深和不屈不挠的创业精神,为发扬光大义乌商贸文化留下了宝贵的精神遗产。

据悉,在义乌市博物馆举办的这场关于义乌商道的展览,将一直持续到10月20日结束(周一闭馆除外)。对于有志于研究义乌历代“商脉”及喜欢探索往昔义商、婺商、徽商以及晋商的专家学者,尤其不能错过这场难得的“为商之道——含晖轩藏近代商业史料展”。

来源: 作者:王志坚 责任编辑:
关键词: 义乌 物件 商业
79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