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8d
1e
f0
669
首页 > 新闻 > 实时播报 > 原创新闻 > 正文

流浪动物家在何方?金华这群人顶着酷暑在行动

提示: 盛夏季节,人们纷纷躲进空调房避暑。高温压缩着人们的活动范围,同样也压迫着流浪动物们生存环境。它们中的大多数还没学会如何生存,就必须接受病痛或死亡。一些人对它们避而远之,一些人对它们施以援手。它们为何流浪?谁在帮助它们?它们未来能去哪里?

金华新闻客户端8月4日消息  金报全媒体记者  胡睿哲  实习生 刘欣昱

盛夏季节,人们纷纷躲进空调房避暑。高温压缩着人们的活动范围,同样也压迫着流浪动物们生存环境。它们中的大多数还没学会如何生存,就必须接受病痛或死亡。一些人对它们避而远之,一些人对它们施以援手。它们为何流浪?谁在帮助它们?它们未来能去哪里?

爱心人士:“要知道我拿钱救流浪动物,家里人肯定跟我急。”

8月1日,最高气温33℃,与连日的酷暑相比,当天的气温并不算高。17点,网友“雾都”已在白沙春晓小区附近转悠了几圈……她在寻找一只出现在这里两三个星期的流浪狗。

“雾都”是四只狗的“家长”。前些天,她从小区保安口中得知,最近有只流浪狗常在收发快递的楼梯间出现,每次见到总是“蔫蔫的”,好像生病了。养狗六七年的她深知炎热的夏季对流浪动物并不友好,于是马上开始寻找流浪狗的工作。

也许是因为酷热的天气,她前几次的寻找无功而返。这天17点30分,“雾都”终于在路边发现了这只流浪狗——佝偻的小身躯带着警惕的眼神,尾部有异样,疑似受伤。几乎没有犹豫,她立马联系了父亲,抱起小狗就往动物医院送,一路上接受着父亲的百般抱怨。这样的举动,已是第三回了。

“上回是我老公,这回是我爸。”苦于自己不会驾车的她在微信群里向群友感叹。她所在的微信群,是金华地区的动物保护群,群内有近500人,群昵称一律为“微信名+所在地区”,以方便救助动物时第一时间知晓地点。群友中,有的是动物医生,有的是资深养宠人,有的是公益救助人……知情人介绍,这种动物保护群不止一个。“雾都”发现流浪狗后,第一时间将照片发到这个微信群内,并给它起了个名字——毛毛。“好像是脱肛了。”“快送去医院吧!”“看着挺漂亮,不像流浪狗啊?”群友们跟着出谋划策。

这样的群内交流几乎每天都会发生。一个月前,网友“jiaquan”在上班途中发现一只流浪的萨摩“大白”被车撞倒,也是在群里求助,几个热心的群友立即赶赴现场,将它送往医院救治。经诊断,大白后腿两处骨折,肩关节严重脱落,需要人工韧带进行3处手术。所需的12000元医疗费也是群友们共同筹齐的。

“我相信有很多人和我一样,看到流浪动物受伤或生病,都会把它们送去医院,”“雾都”告诉记者,虽然现在越来越多人养宠,但仍有很多人不喜欢小动物,“就拿我自己来说吧,家里人中也有不喜欢狗的,养这四只狗,我顶着很大压力。”还有位不愿透露身份的网友表示,正因为有许多人不理解,爱心人士的力量非常有限,在数量庞大的流浪动物群体中,能被救助的微乎其微。“我家里的宠物还是父母勉强同意养的,要是知道我拿钱去救陌生的流浪动物,他们肯定跟我急。”

动物医生:“流浪动物身体多有缺陷,难找领养人。”

8月1日18点30分,赛那动物医院的医生陈俊紧急接诊,躺在手术台上的正是毛毛。快速检查后,陈俊诊断,毛毛尾部长了一个肉瘤,极有可能因未绝育造成,需要立刻做切除手术,并为它绝育。陈俊介绍,治疗费用一般由救助人承担。这次毛毛的救助费主要包括入院体检费、麻醉费、材料费、手术费和药品费,总共六百元左右。“如果救助费太高,我们也会呼吁网友们筹款,但无论如何,我会先做手术。”

所幸送院及时,毛毛术后情况稳定。“夏季是动物生病、死亡的高发季节,”从业近二十年的陈俊见过太多动物在夏季染上各种疾病,“以前有个顾客家的狗中暑了,她听信网上的传言,把狗耳朵剪了道口子放血,送过来时已经失血两三斤,救不活了。”根据陈俊的经验,猫狗最常见的夏季病就是中暑。狗排汗基本只靠舌头和脚掌,耐热能力其实远不如人类,加之其不爱主动饮水,中暑后很容易脱水甚至死亡。正确的做法是注意狗的体温和饮水情况,一旦发现中暑迹象,轻则给狗洗澡降温并及时补水,重则送院治疗。

像毛毛这样需要救助的流浪动物,陈俊每月总会遇到几只,甚至还有人直接将小动物放在医院的大门口。如今,赛那动物医院内还住着五六只正在救治的小家伙。环环,腰椎骨被锐利的器物扎穿,险些瘫痪;小黑,皮肤病入院,正在康复中;小白,前腿骨受伤,恐怕行动能力会受影响……

越来越多流浪动物住院救治,医院的资源始终有限,救治后它们该去往何处一直是陈俊心头的大问题。他坦言,救助人虽然都是爱心人士,但各自都有工作和生活,要一直照顾被救助的动物也不切实际。“最理想的情况就是找到愿意领养的家庭。”不过,大多数流浪动物或多或少有身体缺陷,想要被人领养并不容易。领养后弃养的状况也很常见。陈俊印象最深的一次救助,一只流浪狗失去了整条左前腿,因此医院的人都叫它“阿童木”。“像阿童木这样的情况,基本不可能找到领养人。”陈俊无奈地表示,其实,有许多流浪动物本来也有家庭,后来因为各种原因被弃才流浪街头。“想养时有一千个理由想养,弃养时有一万个理由弃养。”

救助站:“每月伙食开销近万元,下一年的房租还没筹齐。”

除了被领养,关于流浪动物的去处,陈俊还是给记者指了一条“明路”——动物救助站。

车行至岭下镇日辉路村蜿蜒的乡间小路,一边田野一边村庄,来到一扇大铁门前。若不是提前取得联系,还真难以相信这个废弃的乡下厂房就是金华市流浪动物基地。走进基地,一间办公室,一间厨房,八间犬舍,外加十亩空地……这几乎就是基地的全部。工作人员介绍,基地成立于去年夏天,场地是几位创始人从村里租来的,年租金5万。一年间,这里不断接收着流浪动物,偶尔也有猫狗被领养去了新家。“现在,这里总共有70几只流浪狗,10几只流浪猫。”

介绍人名叫赵林玲。很长一段时间内,她是长驻基地唯一的工作人员。去年11月,她想为救助的流浪狗找个新家,几经朋友介绍,找到了这里。谁知这一来,她就不想走了。之前在厂里上班的她,得知基地正在招聘工作人员,于是瞒着父母辞去工作,决定留在这里照顾流浪动物。“当时负责人看我年纪很小,觉得我呆不了太久。”没想到时至今日,她已和流浪动物们相处大半年了。

赵林玲说,送来基地的流浪动物,不能携带传染性疾病,且要求绝育。救助人每月需承担助养费,大狗200元,小狗150元,猫100元。大多数救助人每月会按时支付,如果遇到未支付的情况,她只能不厌其烦地联系催促。“流浪动物营养必须跟上,除了狗粮猫粮外,我还会时不时煮肉给它们吃,每月这方面的开销就得近万元,没有这些助养费肯定不行。”

面对记者,狗狗们显得很兴奋,此起彼伏的“汪汪汪”像是欢迎声响彻耳边。赵林玲表示,平时大约几天才有一个外人来看它们,绝大部分时间,它们都在基地内度过。有时她会轮流带几只狗去基地附近的路上遛遛,让它们看看外面的世界。“有一次我带了10只狗出去,它们玩得很开心,我也感觉很幸福。”也许因为命运相似,基地的流浪动物们彼此感情很好,鲜有打斗。在它们中,记者发现了陈俊提到的阿童木。虽然失去了一条腿,但它还是在基地里奋力奔跑。它们暂时还没找到领养人,不过相比流浪生活,这里绝对是一个温馨的家。

与它们朝夕相处的赵林玲也有忧虑。8月24日,基地的租约将满,在那之前基地要续上5万元租金。“现在网友们已经筹了2万元左右,小家伙们未来在哪也许就靠这些钱了。”说完,她又拍了几段基地的小视频,发上朋友圈号召大家筹款。

流浪动物问题是城市的症结之一,解决的道路恐怕还很漫长。所幸,在这座城市,温暖的行动仍在继续……生存是所有动物的本能,如果能有个避风的港湾,谁又愿意四处流浪?

来源:金报全媒体 作者:胡睿哲 责任编辑:
关键词: 何方 金华 酷暑 流浪 动物
79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