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8d
1e
f0
532
首页 > 情感 > 正文

“996”加班,年轻人怎么看?

提示: “996”不是一个新词。这种朝九晚九、一周六天的工作模式,起源于2000年左右。那时的无薪加班,帮助国内一些科技企业成长为行业巨头。这样的成功模式让996工作制变得日益普遍,甚至形成了996加班文化。

“996”不是一个新词。这种朝九晚九、一周六天的工作模式,起源于2000年左右。那时的无薪加班,帮助国内一些科技企业成长为行业巨头。这样的成功模式让996工作制变得日益普遍,甚至形成了996加班文化。

在加班文化的焦虑之下,对抗随之产生。据报道,许多年轻员工开始起诉雇主,这些人往往是受过更好教育的一代,对自己的权益有更多了解,更倾向于做更有意义的工作,也更敢于表达自己。然而,质疑之声随之而起,曾经历了“无私奉献”、如今处于管理层的那一代评价,不接受“996”的年轻人挺傲娇、不会吃苦。

“996”似乎成了一种矛盾的时代群体症候。让我们来听一听几个年轻人讲述他们的理想与现实,困惑与挣扎。

“一根接着一根的烟成了唯一的开销”

张斌是市区一家传媒公司的后期制作,这家创立了6年的“私家小店”拥有不错的口碑,全公司连业主在内的8名员工,一周6天都泡在一个80平方米的工作室里。

张斌算是公司最资深的员工,如今是后期美工部的主管,虽然手下只有一个刚毕业的小毛头和一个暑期实习工。工作头一年,公司的业务并不多,虽说订好了做六休一的时间表,但“996”里头的晚9点是远远达不到的。相对应的是微薄的绩效奖金,那一年,基本工资1800元,每月绩效奖金不足千元,“过得还不如搬砖”。

第二个年头的开始,张斌开始渴望加班。愿望在半年后实现,他却发现自己陷入魔魇。生意稳定下来以后,这个8人团队每月需要完成将近10部片子,这也就意味着张斌每周要完成至少两部片子的后期。“调色调到站在大马路上,看到树叶颜色不对称就想点击鼠标;图层多到感觉小学数学是体育老师教的。”

跟着上涨的还有奖金,然而这时候张斌发现自己开始焦躁易怒。他觉得这和自己的工作状态有关:生活是严丝合缝的,被工作填满。为了完成这些片子,他不得不每天工作 14 个小时以上,每周休息的那一天也经常加班。因为收入不错,也因为这是毕业之后第一份工作,张斌不敢离职。老板似乎也察觉到这一点,用起来毫不吝惜。

“虽然他嘴上说着会考虑招人,但出于成本考虑只停留在口头。给我的加薪许诺更像年底说说而已,来年加一点基本工资就拿绩效奖金说事。”在张斌看来,他所谓的“奖金公司最高”是靠没日没夜加班换来的。有一回,他忍不住找业主谈话,但业主也没给他解决问题,以“弹性工作”怼了回来。

唯一让张斌觉得欣慰的是,5年多来存下的“老婆本”挺可观,去年父母给他凑了点钱在高涨的楼市里杀出血路买了一套三居室。“忙成这样,连花钱的时间都没有,不知道自己活着是为什么了,一根接着一根的烟成了唯一的开销。”

可是,有了“老婆本”又如何?这几年,张斌说得最多的是没时间:没时间谈恋爱,5年多来唯一一次恋爱也是因为“女朋友嫌弃不陪她”告吹;没时间聚会看六合彩图库,看一场《复仇者联盟3》,几乎是提前半个月计划的,毕竟周末就一天;没时间睡觉,感觉每天的休息时间不足6小时,休息的时间已经不多,有空必然是在补眠……

张斌觉得,自己能忍到现在不离职的一个原因是,“996”已经让他没有了自己的生活,为了逃避这种“什么都没有”的不如意,他把加班当成了借口,至少还能挣钱——这是一个恶性循环。

“真正的价值创造何惧‘996’,‘007’都不怕”

这是28岁的阿昊离职的第14个月,也是他创业开店的第9个月。

阿昊的头一份工作是父母眼里的“铁饭碗”,每年将近20万元的收入无可挑剔,在这座城市里绝对会有稳定的生活。

入职初,他就特别不理解,离下班时间已经过去20多分钟了,很多人手里的活儿也都干完了,可就是没有人起身离开。观察下来,大概有90%的人是这样的。

“我就直接背起包回家了。第二天,同事告诉我,领导还没走,你就是干完了活也不能走。”阿昊实在不愿意接受这样的方式,他认为如果工作真的没做完,该加班的时候自己肯定不会拒绝,但手头的事情明明都做完了,为什么不能走?

一段时间后,领导找阿昊谈话了,大意就是:大家都在加班,只有你一个人不加班,你不会觉得特别怪吗?你不加班,你觉得你还有什么上升的空间吗?他还用生僻的专业词汇考他,潜台词是:你学够了吗?还不加班努努力?

没有人会不在意自己的上升空间。阿昊也曾有过一年多装模作样的“996”生活,到最后他发现自己实在受不了了。那段时间,他最大的感受就是,自己的生活周而复始,陷入了死循环。“可能是我自己很难适应这样的工作,不想把时间花在无聊的事上。”

最后,他顶住家里所有压力,打印了一份离职合同,签下“因个人原因”辞职。与他一同辞职的还有两个中学死党,离职原因也与形式化的“996”有关。离职后,三人拿出全部积蓄一起开了家私人影院。创业后的生活比辞职前更忙碌,压力也更大,但他们觉得很值得。“我能够接受‘996’甚至‘007’。”阿昊开玩笑说。“007”说的是打着鸡血拼搏冲刺,全天候待命,全年无休,但前提是这样的奋斗能够创造价值。

“全城尽是加班族,大概是一种企业文化迷思吧”

李涛(化名),兰溪人,37岁,杭州一家国际连锁保险公司的销售主管。

曾经,他从“996”的沼泽里艰难爬坡,走到了今天的位置;如今,在不少年轻员工看来,他是“996”企业文化的施压者。

“这是一种矛盾的存在,曾经自己也无比厌恶‘996’加班,但到了管理层的位置,不得不以此树立规矩和所谓的‘威信’,而且工作多、人少也是实际存在的现状。”李涛觉得,现在大部分人的工作和生活都很难分开,尤其是做销售的员工,挺难区分到底是在加班工作,还是为了在不经意间创造机会,但不论怎样,很容易就“996”了。

在李涛眼里,除去阿昊所说的强制空加班,“996”更多是热血,“很青春励志”。他说,谁都想参与伟大公司的关键战役,但是投入要有产出,想办法拿到个人能力或者职务上的提升才行。“我想,每一个有作为的人应该都曾经历过这样的生活”。

即便这样乐观地看待“996”,李涛仍然迷茫。他说,不可否认的是,现在创业公司已经等同于“996”了,这更像企业家认同的创业精神,好像大家齐刷刷地坐着加班,就是一支野战军,单点突破,战无不胜。“全城尽是加班族,大概是一种企业文化迷思吧”。

来源: 作者: 责任编辑:苏宣萌
关键词: 年轻人
79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