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8d
1e
f0
5e8
首页 > 金华晚报 > 二版 > 正文

武义女孩说服家人捐献母亲器官

“妈妈,你的生命在延续”

本报讯(记者王偲华 通讯员陈翰)“这对姐妹让我很意外,非常感动。女儿忍住悲痛说服家人,同意捐献母亲的器官,这在全国也比较罕见。”昨天,武义县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谈起最新的这例器官捐献事例,语气里充满敬意。

离别来得很突然

杨蓓的母亲叫刘美玲,今年51岁,家住武义县俞源乡下杨二村。6月30日早上,她感觉身体有点不舒服,当时还以为是中暑,也没太在意。当天上午到工厂上班后,刘美玲突然神志不清倒地。据武义第一人民医院的医生介绍,患者入院前后一共抢救4小时,虽然最后恢复心跳,但仍然没有自主呼吸,而且由于心跳停止太久已经脑死亡。

当时守在ICU病房门口的杨蓓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一想到平时那个诚实肯干、开朗乐观的妈妈已即将与他们离别,便忍不住落泪。在永康卫校上学的她产生了器官捐献的念头:从某种角度来说,这也是让妈妈以另一种方式继续活在这个世界上。

说服家人作出捐献决定

当杨蓓把器官捐献的想法告诉父亲时,父亲极力反对。“如果我母亲可以把她的器官捐献出去,这也是她生命的延续,也可以帮助另外一家人,这是一件大善事,我想即使妈妈在世,她也不会反对我这样做的。”杨蓓先找到了舅舅。舅舅痛定思痛,决定支持杨蓓。

捐献器官最大阻力来自于杨蓓的外公外婆,在老一辈的心里一直有一种“入土为安”的理念。“我妈操劳了一辈子,如果最后还能帮助别人,也是为我妈争取到的一点福气。”杨蓓流着泪和外婆说。在杨蓓的多次劝说下,家人包括杨蓓的父亲、外公、外婆最后都松口答应了此事。签订捐献协议时,不识字的外婆老泪纵横,在器官捐献协议上颤抖地按下红手印。

“希望受助者代替我妈妈活着”

“有什么要求吗?”武义县红十字会协调员循例问捐助者家属。杨蓓摇摇头又点点头:“我只有两个要求。第一,希望我妈妈的生命可以在其他人身上延续;第二,接受器官捐献的人一定要救活,代替我妈妈好好活着!”

作出捐献母亲器官的决定,对于杨蓓和她的姐姐来说艰难但并非偶然。几年前,杨蓓在网上无意中看到一条器官捐献的新闻,她深受震撼:“太伟大了!以后如果有机会,我也愿意捐献器官!”语气中不容忽视的感动和认可,姐姐至今记忆犹新。同时作为一名正在卫校学习的护士,学校教育也对杨蓓产生了极大影响,给了她捐献器官的勇气。“我很想念妈妈,感觉她从未离开过。”杨蓓说,她会更加努力地生活,勇敢地承担起家庭的重担。

来源: 作者:王偲华 陈翰 责任编辑:
关键词: 武义 器官 家人 母亲 女孩
79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