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8d
1e
f0
680
首页 > 新闻 > 实时播报 > 原创新闻 > 正文

喜迎十九大 我们向党报告⑩|治水锁蛟龙 新景映兰江

———兰溪堤防建设绘就美丽样板

开栏的话:党的十九大召开在即,站在过去和未来的交汇点上,我们满怀自豪和喜悦。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带领全国各族人民,万众一心、砥砺奋进,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新长征路上,夺取了新的伟大胜利。

金华人民不会忘记,习近平同志在浙江工作期间,14次到金华调研,足迹踏遍八婺大地,对金华发展作出系列重要指示;离开浙江后,他对金华仍然十分牵挂,多次在国际舞台深情讲述义乌故事。这既为我们指明了航向,也带来无穷的动力。过去五年,全市上下始终牢记嘱托、不负使命,沿着“八八战略”指引的路子展开生动实践,交出了一份漂亮的成绩单。本报今起开辟专栏,喜迎十九大,深情向党报告……

金华新闻客户端10月14日消息 记者 吴卫平 张帅 报道组 王寅锋

“凉月如眉挂柳湾,越中山色镜中看。”唐代诗人戴叔伦笔下的兰江美不胜收。

事物总有两面。对于兰江水,兰溪百姓的内心很复杂:这里因水而兴,是著名的“小上海”;这里亦曾因水而患难,十年九涝。一到洪水泛滥,滚滚江水如同出水蛟龙,冲入沿岸百姓人家。水灾,是兰溪百姓的心头之痛。

兰溪三江口风光 记者 洪兵 摄

上世纪90年代以来,兰溪发扬砸锅卖铁兴水利的精神根治三江水患,并在短短几年时间取得显著成效。2003年9月,时任浙江省委书记习近平踏上三江汇合处的城南马公滩城防大堤,听说由于城防大堤建成,马公嘴地块出让价格由原来每亩不到3万元升至每亩53万元,习近平说,建城防不仅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效益,而且还获得了可观的经济效益。这一着棋,兰溪走对了。

牢记习近平同志的嘱托,兰溪坚持以“八八战略”为总纲,自我加压、真抓实干,持续深化堤防建设。随着富春江农防加固工程、钱塘江堤防加固工程、城东片防洪应急工程、城乡34座排涝站等防洪排涝设施建成使用,兰溪告别过去动辄“看海”“被淹”的窘境。自古有“三江之汇”“六水之腰”之称的兰溪,“堂前水漫游,街上可撑船”的老城景象成为记忆,十年九涝的历史命运终结,浙中生态廊道项目建设稳步推进。如今,一张美丽堤防图景正徐徐展开。

“铜墙铁壁”根除水患

多年来,兰溪深受水害,与其特殊的地理位置相关。兰溪地处钱塘江中上游,金华江、衢江、兰江三江之汇,三江在兰溪市境有34条一、二级支流;三江口以上集雨面积约1.82万平方公里,约占全省行政区域面积的1/5。同时,处于富春江库区库尾,易受下游富春江水库回水顶托影响,加上仍有部分堤防防洪标准不高,历来洪涝灾害频繁。

兰溪的洪水到底频繁到何种程度?据统计,1950年至2017年的68年间,兰溪曾有54年发生超警戒水位洪水144次,平均每年发生2.12次。其中有31年发生超危急水位洪水50次,平均每年发生0.73次。

77岁的盛永富从小住在兰江边,老家岩头村地势低洼,洪水一来,常常被淹。“你眼睁睁地看着一股股水流冲进屋内,想起身往外跑都来不及,更别提搬家具物件了。”他感慨,尽管遇到洪水多了,慢慢“习惯了”,但对洪水的那份恐惧存在多数兰溪百姓心底。

进入新世纪,盛永富发现兰溪堤防逐年坚固,滨江而居不再是烦恼恐惧的事。堤防建设,给古城兰溪带来新的发展机遇,兰溪百姓迎来了崭新的生活。如今,兰江边新建了许多高档住宅区。跨江大桥连接的两岸,是一座现代城市和一片美丽乡村。

安宁与美丽的背后,是兰溪为防洪做出的不懈努力。兰溪市水务局总工程师徐惠平是个老水利,工作30年一直与水打交道,2003年他陪同习近平登上马公滩城防大堤。在他看来,兰溪堤防建设取得的成绩,与上级党委、政府高度重视有关,与当地历届党委、政府倾注心血有关,更与兰溪人民永绝水患的坚定决心有关。各方面的力量交汇在一起,形成一股强大的治水合力。

2011年,兰溪启动农防加固工程,仅用3年时间,兰溪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展示“治水安家”的雄心;2013年8月,投入近7000万元,启动城东片防洪应急工程,该工程在国内属首创,这是“城防补缺”;同时,兰溪提出“防洪水”目标:到2020年,城区范围6个围片全面达到50年一遇的防洪标准;农村重要防洪围片达到20年一遇、城乡排涝站达到一日暴雨一日排完的设计排涝能力,并积极推进分级防洪的新理念。

“城防+农防”保全一方水土。经过14年的探索和实践,堤防建设之于兰溪,已成为全市干部群众内化于心、外化于形的自觉行动。今年的“6·25”特大洪水,是1955年以来兰溪的最大洪水,洪峰水位比2011年“6·20”特大洪水还高0.18米,但受淹面积减少2/3,经济损失减少一半,实现“无一人伤亡”目标。

对于兰溪堤防,徐惠平心中有个小“账本”。兰溪历届党委、政府多位主要领导在调任前,都会约他一起再到堤坝上走一段路。“这条路,以前已经走过很多遍,那几次意义不同。领导们很少说话,但我能感觉到,他们心中难以割舍对这江水、这条坝的深厚感情。”徐惠平说。

“堤防效益”逐步放大

“要发挥堤防工程的综合效益”,是习近平在兰溪调研时的殷殷嘱托,也是历届兰溪市委、市政府破题的努力方向。如今,随着兰江航运的复苏和城市规模的扩张,堤防工程带来的综合效益正在逐步放大,惠及民众。

91岁的胡汝明老先生对昔日兰江水运繁华的记忆挥之不去。上世纪20年代,兰江码头停泊民船常达数千条,沿江帆船林立。

然而,上世纪60年代开始,陆路交通逐渐发达,再加上航道水位的下降,河床的抬高,航道先后失去通航能力,兰江水运逐渐萎缩。后来,由于铁路、公路的迅速兴起,再加上新安江大坝和富春江大坝的截流,兰江水运日渐萧条。尤其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钱塘江被拦腰截断,建造了富春江大坝。船闸每天只开两次,一天只能放行16到20条船。

“兰江水运历史悠久,不能复兴太可惜了。”曾著有多本与水运相关书籍的胡汝明直言。兰溪协鑫环保热电有限公司总经理杨龙也表示,公路运输成本更高,安全性得不到保障,他们一直期待着水运的复兴,为煤炭运输提供更多安全保障。

近年来,浙江开启内河水运复兴的新征途,兰溪及时抓住机遇,大力振兴兰江航运。兰溪市港航开发建设指挥部的朱治林说,兰溪堤防建设为航运复兴提供了基础保障,正因为此,兰江航运迎来了千载难逢的发展机遇。 随着钱塘江中上游航运复兴枢纽工程———富春江船闸提升扩建工程今年7月通航,目前兰江航运煤炭量已达到40多万吨,预计到2020年港区建成后能达到400万吨的年吞吐量。

同样充满信心的,还有航运从业者。2015年,船老大黄锦芳购买的500吨位大货船建造完工。这艘适用于京杭大运河及钱塘江流域内河长途运输的干散货船,一次可装载800吨货物。之所以敢花血本买下这艘大船,看重的当然也是兰江航运的潜力。“兰溪水运市场很大,肯定能成为重要的中转站。”黄锦芳说。

如今,兰江成了兰溪的希望所在、潜力所在、优势所在。随着浙中生态廊道项目建设的持续推进,这里又成了一个活力点,一道新景观。在马公滩城防大堤周边,水患问题得到破解,周边建起别致洋气的住宅区,已成为兰溪城市最高端住宅板块的代表。而在不远处的兰湖旅游度假区,曾经的洪水必淹之地受到游客热捧,“白天兰湖景区走走,晚上兰江堤坝逛逛”已成为一条新的旅游线路。

兰溪市生态廊道办专职副主任吴胜忠说,钱塘江堤防加固工程二期计划11月开工,2020年建成。工程建成后,防洪能力达到20~50年一遇,通过在三江六岸打造“五滩、七区、十二点”生态绿化带,努力打造“景观养目、生态养心、亲水养身”的美丽城防工程。

“水清岸美”焕发活力

10月11日清晨6时,在兰江南门湿地公园附近的游步道边,渔民陈福星站在渔船头,用力撒下一网。

江风习习,有些凉意,可陈福星心里却是暖洋洋的。得益于治水成效,兰江逐步恢复过去的生态与生机,多年不见的鱼类又回来了,也让他们这些老渔民重操旧业。平时,陈福星捕鱼的月均收入能达到近4000元,收成好的时候一天能赚1000多元。他说,如果不是兰江水质改善,这些收入是可望而不可即的。

曾经,兰江水质状况不容乐观。2003年,兰江部分断面的平均水质为Ⅳ类,最差时达到劣Ⅴ类。洪水一来,这些被污染的江水冲入城市道路和百姓人家,造成的污染伤害可想而知。陈福星说,过去只要一听说是兰江鱼,很多市民都摇头不买。鱼贩子为了销路,只能谎称是水库鱼,可市民只要拿回家剖开,就能闻到一股难闻异味。久而久之,兰江鱼销路不畅,渔民越走越散。

“光有坚固堤防还不够,更要有干净水质、绿色景观,才能让美丽相得益彰、长远发展。”兰溪市委书记朱瑞俊说,要按照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的理念,把生态文明建设融入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的各方面和全过程,努力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转化为兰溪的生动实践。

民有所呼,我有所应。这些年,兰溪认真贯彻省、市决策部署,坚持以提水质、防反弹为目标,全面深化落实“河长制”,综合施策,组合用拳,“五水共治”取得明显成效;这些年,兰溪上下一心、众志成城,打响了治水转型攻坚战,赢得广大市民的喝彩;这些年,兰溪挂图作战、落实责任,为建设美丽兰溪、创造美好生活奠定了良好基础。

来自环保部门的数据显示:今年前9月,兰江将军岩出境断面水质均值达到Ⅱ类,高锰酸盐指数、氨氮、总磷较2016年同期分别下降20%、12.5%、23.1%。这是自2014年“五水共治”开展以来,兰溪出境断面水质创下的最好成绩,也是近20年来最好水质,实现了“一江清水送下游”的治水承诺。同时,44条小流域75个断面全部剿灭Ⅴ类以下水质,其中Ⅲ类以上水质断面达到74个,Ⅱ类以上断面23个。

如今,站在美丽的兰溪城防堤坝上四处眺望,“红叶清溪水流急,兰江风物最宜秋”的江南水乡美景正在实现。

来源: 作者: 责任编辑:陈思
关键词: 兰江 党报 新景 蛟龙
79c